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公告: 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 亚洲视频在线观看 国产亚洲视频免费播放 亚洲小视频 精品 在线 视频 亚洲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幽默  »  龙使之露西亚淫传[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龙使之露西亚淫传[全]
本文最后由 abcd12342001 于 2010-4-23 01:21 编辑 一  镇长家的淫戏  当露西亚将镇长儿子剥光,然后用气缚之术绑起来之后,将他扔在了床上铯铣铖銕,蜪蜙蝀蝁带着娇媚对着他说道:「为了表示下小妹的谢意,今天就让你爽一下!」  说着露西亚将手放在了她那仿照精灵族而製作成的紧身皮马甲上蜴蝂蜭蜩,杩榼荣榻从解开第一粒扣子开始,露西亚就摆出了性感撩人的姿态厬厌嘏嘎,馜馝馻馺随着扣子的减少,露西亚的酥胸慢慢露了出来魟魡魠凤,瞃睯瞍瞂首先是散发出艳光的洁白乳肉,接着是一条深深的乳沟,两边高耸的山峰只要是男人都想要攀登上去。  脱下了马甲之后,露西亚将衣服轻轻一扔,就落在了镇长儿子的脸上,看着那个色鬼使劲的用鼻子嗅着上面的乳香,那副陶醉的样子,让站在旁边的我,好一阵嫉妒。不过因为这是露西亚自己的主意,况且我以为她只是逗逗镇长儿子玩而已,所以没怎幺在意,不过接下来的事,让我是大吃一惊。  随后露西亚将手放在了又薄又短的精灵裙上,这种样式的精灵裙,只用一根丝带繫着,露西亚轻轻地在丝带的活结上一拉,整条裙子就垂直的掉落,里面竟然什幺也没穿!而且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露西亚的蜜唇已经湿透,点点的淫水不时滴落在地。此时镇长儿子已经用头将衣服弄到一边,一双贼眼死死的在露西亚的蜜穴和大腿间徘徊,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一枕头。  露西亚向我抛了个媚眼,柔媚的对我说道:「对不起啦,主人,今天我想放纵一下!」不等我说话,露西亚已是迈着扭着性感的小腰走向床边。  而床上被绑着的镇长儿子,看到一个全裸的性感美女朝自己走去,早已激动得眼睛冒火,浑身的肥肉颤抖不已,恨不得立即挣开身上的束缚,只是普通长度的肉棒早已举起旗帜。只是站在一边的我,却是哭笑不得。  这时露西亚已经来到镇长儿子旁边,伏下身去,伸出了粉嫩的小舌头,让站在旁边的我心中万分嫉妒,不是吧,她竟然想和这个猥琐的家伙玩舌吻?  不等我反对,露西亚已经伏下身去,坐在镇长儿子的肥腰上,凝望着这个丑陋的家伙,心中涌出奇怪的冲动,竟不自觉地低下头,伸出舌尖先在镇长儿子的嘴唇周围舔了一圈。  等到镇长儿子张开嘴想要迎接时,露西亚却又收回了自己的舌头,嘴里咂了几声,接着喉咙蠕动了几下,像是在品嚐着什幺东西,接着我便听到露西亚似乎是回味的说道:「嗯,臭臭的口水,好像很久没有漱口了?不过味道真不错!」  不是吧,站在一边的我早已发呆,露西亚竟然喜欢带臭的口水?还吃得那幺津津有味?难道这就是绿龙毒液的来源——男人的口水?  没等我反应过来,露西亚又伏下身去,开始在枕头上舔了起来,看来她是在吃着镇长儿子前面流出的口水,真是太淫蕩了。  镇长儿子这时忍不住说道:「美女,我嘴里还有很多口水,你要不要吃,全都给你。」  「哼,那幺臭的口水,谁要吃你的!」露西亚娇嗔道。不过她的舌头却没有停止动作。  这心口不一的行为让镇长儿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这个美女打的是什幺算盘,不过露西亚接下来的行为却让他极爽无比。  舔完了枕头上的口水之后,露西亚似乎还没有满足,于是她把目标转向了口水的源头,在将小香舌伸到男人的嘴里之前,她用媚惑的声音对镇长儿子说道:  「记住哦,人家叫露西亚。」  也不等镇长儿子回答,露西亚就吻上了他的嘴,小舌头轻易的就挑开了镇长儿子的牙齿,两个人终于吻在一起了。  两人的嘴唇紧密的贴在一起,不过从两人不时鼓起的脸腮看来,露西亚的舌头,一定在镇长儿子的嘴里不住搅动,将对方的腥臭口水不住往嘴里吸;而镇长儿子也不甘示弱,同样的在露西亚的口腔内扫蕩,将她的香香的唾液吞吃进自己肚子。  唇舌交缠,口水交换,接吻时发出的「啧啧」声惹人遐思,从两人嘴唇间有时分开的缝隙我可以看到,两人的舌头也是紧密的贴着,在交换口水时舌面发生的摩擦正是「啧啧」声的来源。  而露西亚在激烈舌吻时鼻子里发出的诱人哼声更是让人慾火焚身,镇长儿子一面吻吸着露西亚的舌头,一面扭动着身体,摩擦着她的娇躯。  感觉到了镇长儿子的举动,露西亚将舌头从镇长儿子嘴里摆脱出来,明亮的眼睛里此刻水汪汪的,充满了情慾。  「嗯……我这就给你鬆开……」说着伸出她刚被别的男人吮吸并沾满了口水的小香舌头向我抛了个媚眼,可怜我在旁边硬着肉棒,只有干看着露西亚甜美的小嘴被别人侵佔,心中隐隐发痛,但是却奇怪的有着另有一种情趣。  而这时我再看向镇长儿子的肉棒,却发现本是普通长度的家伙现在却比以前长了一倍有余,粗度也增长了一倍,现在看起来,就像是露西亚的手臂一般,上面一条条青筋直冒,看来是露西亚送了点龙气给这家伙,这条绿龙还真淫蕩啊,看来这条绿龙今天是真的要给我戴绿帽了。  露西亚慢慢转过身去,和镇长儿子形成了69的姿势,用带着迷醉的眼神看着镇长儿子的大肉棒。  「唔……好长,好粗啊……」伏下身用,用双手握着肉棒,一面缓慢套弄,一面打量着那如同大鸭蛋一般的龟头。  而镇长儿子在全身获得了解放之后,加上胯下肉棒被这绝色美女套弄,他也忍不住将头埋在露西亚的下身,伸出舌头轻舔起已泛出涓涓淫水的蜜穴,先用舌头在两片蜜唇外舔吸着漏出的淫水,然后再用舌头上下刷着露西亚敏感的蜜唇,直到更多的淫水流出。  「哎……」露西亚被舔得娇吟起来,浑圆的臀部使劲下压,将蜜穴更紧密的凑向舌头,而她的修长美腿,亦是紧紧地夹在镇长儿子的头上,那副瘙痒难耐的神情,让人看了很是兴奋。  露西亚一面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一面将热烫的龟头在俏脸上轻轻摩挲,好像是握着一个珍宝。而事实上,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对于露西亚来说,确实是珍宝。  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粗大的龟头,感受着蜜穴传来的快感,露西亚心中慾火直冒,心中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主人,不过现在既然事已至此,还是先享受过后再说吧。  露西亚轻轻地张开性感的双唇,露出了点点粉红的舌尖,先用用舌尖在龟头的马眼处轻点几下,感觉到男人的肉棒颤抖了几下,然后她才用舌尖顶着马眼,缓缓用力,粉红的舌尖渐渐深入马眼内部,那是男人的尿道所在。  露西亚毫不在意的将舌尖继续深入,在深入了半个舌头之后,露西亚停止了前进的动作,开始震颤起舌尖来,这样的动作其实就是在清洗尿道,同时她的手也杂不停的揉搓着棒身,让镇长儿子发出了舒服的哼声。同时,舌头的动作更加的迅速了。  站在一旁身为主人的我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嫉妒了,我想我已经麻木了,况且,我自己的肉棒也忍不住硬了起来。  震颤过后,露西亚微微皱眉:「真是臭,不知道有几天没洗了。」不过转瞬间她就眉开眼笑,「不过我喜欢!」  她开始用舌头仔细的舔着肉棒,先从肉棒的上方开始,从龟头上一直舔到肉棒根部的阴毛,然后转向舔到卵袋,将整个的卵袋都舔过一遍之后,再从肉棒根部舔回去,这样整根肉棒就被露西亚完全的舔到,看来她的口交经验已经是极为丰富了。  如此的舔过几个来回之后,露西亚的俏脸已是一片潮红,眼中也带着一丝雾气,这是她发情前的先兆,她开始吃起镇长儿子的龟头来,她先是将整个龟头吻舔一遍,等到龟头上沾满了自己的口水之后,她才开始慢慢的将龟头吃进嘴里,同时舌尖也不放弃的刮着龟头上的嫩肉。  那边镇长儿子爽叫不已,连舌头的动作也忘记了做,不自觉的开始挺动起自己的屁股,做着干起美人小嘴的动作。  露西亚将整个龟头吃进嘴里之后,那边镇长儿子已经开始挺动起来,大肉棒在她性感的小嘴里不断进出,龟头的稜子时不时的刮着鲜红的嘴唇,让露西亚体味到愉悦的感觉,于是她放开嘴巴,让龟头越干越深,而镇长儿子似乎也感觉到了露西亚的配合,挺动的幅度更大了。  随着肉棒的深入,露西亚感觉到龟头已渐渐逼近自己的喉咙,她知道深喉咙的技巧会让男人更爽,但是要不要给这个镇长儿子呢,还是等主人享受过后,再给?  就在露西亚还在思考中的时候,镇长儿子似乎感受到了美人儿的迟疑,屁股狠命向上顶了一下,「呃」没有防备的露西亚一下子就被肉棒顶入,龟头死死的顶在紧窄的喉咙外。  「算了,就让这家伙先享受了罢!」  带着这样的念头,露西亚放鬆了喉咙,粗硕的龟头撑开了柔嫩的喉咙,在露西亚洁白修长的脖颈处形成一处明显的凸痕。  对于龙来说,并没什幺呼吸困难之类的说法,因此,露西亚一点儿也不在乎镇长儿子粗长的肉棒次次干进她的喉咙深处,反而是很享受的品味着那粗大火热的龟头与自己喉咙的摩擦。  露西亚一边蠕动着自己的喉咙,模仿着蜜道的收缩,从四面八方给予肉棒以最大的享受。  镇长儿子爽得不停地呲牙咧嘴,他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口交技巧,与露西亚的技术的相比,前面那个女僕的口交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哦……好爽……露西亚……我好爱你……噢……」镇长儿子喘着粗气,屁股挺动的速度更快,肉棒在露西亚小嘴里出入的频率也更高了。  感受到镇长儿子的激动,露西亚开始努力地晃动起她的粉首,拚命地迎合起他的顶入,将灼热的肉棒一次次吞吃得更深,而她的手,则抓在男人的屁股上。  就这样在一阵你情我愿的顶入与迎合中,镇长儿子的大肉棒终于全根进入了露西亚的喉咙中,消失在她的小嘴内,从外面看过去,露西亚的鼻尖埋进了浓密的阴毛丛中,而她红润的双唇,也淹没在那杂乱捲曲的阴毛中,真是一副淫糜的景象。  也许是想要感受一下大肉棒在喉咙内的感觉,露西亚让大肉棒在自己的喉咙内停留了许久,直到镇长儿子的肉棒开始了间歇性的膨胀,因为他再也忍受不住肉棒深埋进美人喉咙内的极度快感了。  感受到男人的射精动作,露西亚没有将肉棒吐出来,对于一条母龙来说,男人的精液可是精华,是不可错过的。随着肉棒的抽搐动作,又浓又多的精液在露西亚的喉咙深处喷射着,而她也开始快速地蠕动起喉咙,将男人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吃进胃里,同时又给予男人的肉棒持续性刺激,想要搾取更多的精液。  肉棒每抽搐一次,露西亚便「咕噜……咕噜」的将射出的精液吞嚥下去,而她的手,开始情不自禁的在男人长着粗毛的大腿缓慢抚摩起来。看情形,她已经很想要了,而我,则是强忍着用手的慾望。  镇长儿子的肉棒抽搐了大约三十秒,当他的肉棒被露西亚解放出来时,从上面袅袅升腾的热气可以想像到露西亚喉咙的湿热状况,而整支肉棒上都沾满了她的唾液,散发出莹莹水光,不过让人惊奇的是,肉棒在射精过后,并没有鬆软,而且上面乾乾净净,一点儿也看不出曾射精过的痕迹。  射精过后的镇长儿子用舌头在露西亚浑圆挺翘的美臀上舔舐起来,一边用鼻子嗅着上面散发出来的香味,一边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说着:  「呜……露西亚……你的屁股好香……好美……」  听到男人的讚美,露西亚并不说话,虽然我知道她很想说话,不过因为身为她主人的我在旁边,我想她还是很有顾忌的,不过我想她应该会用行动来回应男人的讚美,不过接下来的事让我很是苦恼自己的猜测。  果然露西亚开始行动起来,她用一只手捧着镇长儿子的卵袋,香滑的舌头细细的舔遍每一条褶皱,将里面的污垢清洗得乾乾净净,然后才将其中一个卵蛋含进嘴里,用舌头再次的清洗起来,这样的服务又是我以前没有享受过的,真是苦恼。  这时镇长儿子的舌头已经转移到露西亚的小菊花旁边,看来这家伙也是很邪恶的,他先是用舌头舔刷着菊花周围的放射状纹理,等到菊花周围都涂满了他的口水之后,他才用舌头往露西亚诱人的小菊花钻去。  「唔……」露西亚突然急促地哼出性感的娇吟,看来菊花是她很敏感的一处地带,听到美人呻吟的镇长儿子,舌头的动作更努力了。  感受到男人的舌头正在菊门口划着圈,一股奇怪的酥痒感觉从露西亚心内升起,翘臀竟跟随着男人舌头的动作而扭动,小巧的菊花情不自禁的收缩,阻止了舌头的继续深入。  不过镇长儿子的舌头的动作却是越来越猛了,他突然伸出双手将露西亚的两片圆臀往两边掰开,菊花蕾渐渐张开,露出了扩张的菊洞,机不可失,镇长儿子长舌如箭,猛地钻进了露西亚的菊洞之中,这一刺入就是半片舌头。  「呜啊啊……」露西亚忍不住刺激高声娇呼起来。  镇长儿子的舌头有如搅拌机一般在露西亚的菊花内搅动,娇嫩的菊肉忍不住刺激而收缩起来,被嫩肉夹住的舌头让镇长儿子感受到异样的快感,他把舌头往菊洞更深处插去。  「呜……不行了……主人……人家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对不起你了……要享用别人的肉棒了……」露西亚抬起头来,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的着我,似乎在征求我的同意。  不过当我看到她越来越恍惚迷离的眼神,以及那不停颤抖的娇躯,我就知道她已是完全的淫慾勃发了,对这头淫蕩的绿龙,我还真没什幺办法,苦笑一声:「好吧,露西亚,今天你可以玩个尽兴。」  得到我的同意之后,露西亚欢呼一声,也不理正舔着她菊花的镇长儿子,一个扭腰就转过身来面对面的骑在他身上,让原本舔的正欢的家伙差点把舌头给绞断。  只见露西亚粉嫩多汁的蜜穴已是湿成一片,点点露珠从泉眼涌出,本应该遮挡住蜜穴入口的蜜唇,此刻也含羞答答的悄然张开,露出了一小块的洞口,看来她已是很急迫的需要男人的慰藉了。  用一只手撑着镇长儿子肥胖的肚子,另一只手扶着高耸的粗壮肉棒,露西亚缓缓地将蜜穴凑向龟头,滚烫的龟头摩擦着敏感的蜜唇,看起来她很是享受这种性器相摩擦的感觉,以前这可是我的专利,现在被另一个男人享受到了,儘管她说她只是「玩玩」。  露西亚扭着纤腰,好让那条大肉棒和蜜唇充分的摩擦,只见她紧咬着贝齿,半瞇着媚眼,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摆明了一副很爽的神情。  虽然和美人儿性器的的接触很爽,但是镇长儿子却更想将自己的的肉棒插入蜜道之中,不过任凭他如何努力,却没办法将肉棒往前上顶一步。  我当然知道原因,这是露西亚想要充分的品嚐这根大肉棒的滋味,因此她必定是用迷人的蜜穴一分分的将肉棒吞吃进去,想到接下来的淫靡景色,我的肉棒不仅又硬了几分。  果然在充分的体会到龟头的滋味之后,露西亚开始缓缓地往下坐,我忍不住走近,想要看得更清楚。  紫黑色的大龟头冒着丝丝热气,不时的有晶莹的淫液滴在马眼上,终于粉嫩的蜜唇在其主人的缓慢下压的动作下,被大龟头缓慢撑开。  为了履行守卫的职责,蜜唇紧密的将入侵的龟头含住,却不知这样的动作只会让龟头的主人更加舒服。  露西亚开始套弄起来,她动作的速度很慢,当蜜穴吃进肉棒两分时,她便退出一分,这样蜜穴便可将粗壮的肉棒每一分都细细的品嚐到,而她嘴里,更是淫浪的哼出声来:「哦……好粗……好烫……大肉棒真好……我还要……」  就这样进二退一的套动了一会儿过后,露西亚已是将镇长儿子的大肉棒吞吃进一半了,而被露西亚夹吸套弄肉棒的镇长儿子,此刻早已舒服得爽叫不已,他伸出手来,将在眼前晃动不已的一对美乳给抓在手中,不住揉捏起来。  这家伙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五指成爪,时而捏着柔软的乳肉,时而用掌心摩挲着早已变硬的乳蒂,嘴里直叫唤:  「哦……夹得我好爽……快要被夹断了……喔……真是好有弹性……」  露西亚娇呼一声,双手再也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娇躯往下猛力一坐,「哧」地一声湿滑的蜜穴轻易地就将整根肉棒吞食到底,挤压出的淫水洒满了两人的阴毛,「哦……好大的一支肉棒……涨死我了……」露西亚伏倒在胖子的身上细细娇喘,看来胖子的肉棒顶到了她蜜穴深处。  我清楚的看到镇长儿子那个死胖子爽得肚子上的肥肉颤抖不停,看来露西亚紧密的蜜穴带给他无比的快感,果然他爽出声来:「哦……露西亚……你的小穴好紧啊……夹死我了……真是太爽了……从没有干过这幺爽的美女……」  靠,这胖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镇长儿子开始反客为主,双手抱着露西亚的美臀,开始一挺一挺地向上肏动起来,看他那又快又狠的动作,看起来真是想将身上的美女干穿。  而露西亚也主动地抱住了镇长儿子,看来这胖子还真有几下子,几下功夫便让露西亚享受到了快感。  镇长儿子一面冲撞,一面盯着露西亚说道:「怎样……露西亚……我干得你爽不爽……」看来这胖子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把把露西亚给征服了。  而露西亚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她一面迎合着镇长儿子的冲撞,一面喘息着说道:「喔……很舒服……好深……再快点干进来……」  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不是吧,露西亚怎幺看起来像是久旷的怨妇一样,表现得如此淫蕩?难道真是我平时没有餵饱她?不过想想也是,露西亚虽然体质敏感,但是却很难得高潮,真是一件怪事。  看向两人的交接之处,一根粗黑的大肉棒,上面沾满了露西亚的淫水,被露西亚粉红的蜜唇紧紧包裹着,随着胖子的抽出,肉棒将腥臊的淫水连同红嫩的蜜肉一同带出,在两人缠绕的阴毛间洒下点点露珠;而插入时,则将嫩肉连同粉嫩的蜜唇一同带进蜜穴,被挤出的淫水在肉棒上形成一道圆环。  黑的肉棒,红的蜜穴,插入抽出,两人配合得亲密无间,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亲密爱人一般,只是可怜在一旁的我,只有用手指头告慰自己。  突然间镇长儿子感觉到脊椎一阵发麻,死命抱住了露西亚的翘臀往下压,屁股使劲地往上顶,然后这胖子发出了阵阵低吼声,「我……我要射了……全都射给你了……」  这家伙终于忍不住射精了,从肉棒长度看来,这滚滚的精液,应该全都射入了露西亚的子宫内。  「噢……好热……好多……子宫被烫得好舒服呀……」露西亚被镇长儿子的热精烫得娇吟不止,俏脸蕩漾着难以抑制的春情,她的小腹和臀部,死死地贴着镇长儿子的下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现在正大张子宫口承接男人射来的热精。  可能是意识到我在旁边的原因,露西亚觉得刚才说出的话不妥,赶紧改口:  「不要……不要射进来……人家会怀孕……」  我在一旁简直要晕倒,露西亚这头色龙,她难道不知道她这样喊更会让人受不了吗?而且你既然不要人家射进来,为何还要紧贴那死胖子的肉棒。  本以为这场淫戏会到此结束,可是当露西亚从镇长儿子身上爬起来时,我发现这个死胖子的肉棒竟然还没有软化,奶奶的,露西亚这头色龙究竟给了多少龙气给这个死胖子了?  果然,露西亚还没有满足,先前用嘴吞食了不少精液的她,现在子宫内又装满了热精,在她的控制下,这些精液一滴也没有流出,全都留在了身体内,但是这还不够,她还想要更多。  露西亚缓缓躺在了床的另一头,微侧着娇躯,张开了修长的美腿,用带着媚惑的声音对镇长儿子道:  「来呀……过来呀……来干我吧……人家还想要更多精子……」  这明显的勾引让已经食髓知味的镇长儿子怎能经受得住,只见他用和他身材明显不相符合的动作迅速地爬了起来,向着张开美腿的露西亚扑去。  露西亚赶忙用一只秀腿撑在了镇长儿子的胸口,开玩笑,要是真让这死胖子扑下来,虽然她自己没事,但是身下这张床恐怕就散架了。  随着露西亚的脚慢慢放低,镇长儿子的肥胖身躯也渐渐的压在洁白如玉的娇躯上,肥胖的身体和纤细的身材形成了明显的对比,给人以奇怪的感觉。  「美人儿,我来了!」镇长儿子也不多说,把露西亚一双光滑的美腿架在肩膀上就开始了猛烈的肏干,肚子上的肥肉撞击在浑圆的翘臀发出激烈的肉声。  对于镇长儿子一上来就开始动作,露西亚似乎感到很满意,那一面摇摆着螓首,一面随着抽插的动作发出哼哼呜呜的浪叫,从那面带愉悦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正被镇长儿子干得乐不可支。  看着露西亚因为激情而晕红的俏脸,小嘴半张的呻吟,红润的香唇吐出芳香的气息,镇长儿子突然伏下身吻了下去,露西亚的声音一下就被堵住,不过她很快的反应过来,开始迎合起伸入嘴里的舌头来。  从露西亚那不断蠕动的喉咙看来,镇长儿子这胖子肯定是在餵着她喝口水,两人一面唇舌相吻,一面尽力地互挺屁股。从胖子身上不断抖动的肥肉看来,这家伙肏干得很努力。  这幕亲蜜的舌吻戏直到胖子感觉不能呼吸主动撤离了嘴唇才停止,而露西亚似乎还没吻够,粉嫩的小香舌竟然追了出来,镇长儿子却不敢再吻下去,刚才他差点窒息。  不过,在露西亚用小舌头舔了自己的嘴唇一圈之后,镇长儿子还是忍不住诱惑,伸出舌头,不过这回他可不敢深入了露西亚的嘴里,他只想在外面打舌仗。  露西亚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将香舌迎了上去,两条舌头先是舌尖互点,然后才开始了互相的舔舐、缠绕。舌头之间你追我赶,你缠我绕,有时两条舌头贴在一起摩擦,有时两条舌头则上下翻滚纠缠。  我在旁边看得口乾舌燥,镇长儿子带有乌黑舌苔的粗舌和露西亚粉嫩滑腻的香舌正激烈的做着最淫靡的动作,从镇长儿子嘴里流出的腥臭口水,顺着两人交缠的舌头流进露西亚的嘴里,而露西亚则是毫不避讳的吞嚥着,彷彿是可口的美味一般。  当露西亚至少是吞食了十分钟的口水时,镇长儿子突然发觉自己再也没有口水可以流出了,于是他依依不捨地收回了舌头,专心地干起露西亚的蜜穴来。  镇长儿子将露西亚的双腿盘在他的肥腰上,双手掐着露西亚的纤腰开始激烈地顶肏起来,那副咬牙切齿的摸样,让我怀疑是不是想把露西亚的子宫给干穿。  露西亚拚命地搂着镇长儿子的脖子,兴奋地浪叫着,她挺着自己浑圆翘臀,努力地迎向镇长儿子撞过来的肚子。「啪」一声,是露西亚的翘臀和镇长儿子的肥肚以及卵袋相撞的声音。「哧」一声,是肉棒深插入蜜穴的声音。  「哦……好爽……插好深呀……来吧……尽情地干我……把精液全射进我的子宫……」一系列激烈的顶干让露西亚已接近高潮的边缘,她现在几乎癡狂,脑海中只剩下最原始的肉慾。  镇长儿子舒爽地呻吟着、喘息着,敏感的龟头被又热又紧的蜜穴灼夹得又硬又大,粗长的棒身在穴内的蜜肉吸夹之下也是爽快无比,再加上露西亚的销魂般的浪叫声,让他再一次的感到精关不保。  不过他还有个愿望,他想将自己体内所有的精液都射进这个名叫露西亚的美女的子宫内,他想让他怀孕,让自己的种子在这个美女体内生根发芽,让她的子宫永远打上自己的烙印。  「吼吼」镇长儿子彷彿不要命地挺动屁股,他感到自己的龟头越来越热,越来越麻,终于他忍不住狂吼了一声,肉棒深插进露西亚的蜜穴,他感到自己的龟头似乎穿透了花心,来到了子宫之中,马眼一张,精关顿时大开,「喔啊啊……射啦……露西亚……全射进你的子宫了……怀孕吧……露西亚……为我生个儿子吧……」  露西亚感觉到比上一次更多量,更灼热的精液有如万马奔腾般激射进自己早已注满热精的子宫,在精液强烈的冲击和灼热的温度下,露西亚终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紧挺起腰来迎接着镇长儿子的热精,两条玉腿缠在男人的腰上,仿佛哭泣似的嘶叫着:  「噢……好烫热……啊啊……受不了……我丢了……美死我了……哦……全射进我的子宫……让我怀孕……我愿意为你生孩子……哦……主人……人家子宫涨死了……要怀上别人的野种了……」露西亚像抽搐一般浑身颤抖不停,整个小腹一酸,一股股卵精喷出,和子宫内的精液混合在一起。  听着露西亚的淫声浪语,我心中又是心酸又是兴奋,这条淫蕩母龙!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露西亚洁白的小腹出现了阵阵波动,我知道这是镇长儿子的肉棒在露西亚子宫内强烈的射精,以及露西亚高潮时子宫的痉挛所致。  镇长儿子的大肉棒还在继续间歇性地膨胀,射出更多的精液,而露西亚却知道自己的子宫再也装不下更多的精液,于是多余的精液被挤压进输卵管,很快输卵管也装不下更多的精液了,但是射精还在继续,精液被进一步的挤进卵巢,终于在卵巢也充满了镇长儿子射出的精液时,这个死胖子终于停止射精。  「哦……露西亚……和你做爱真是太爽了……」  镇长儿子早已软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现在他就像条死鱼般伏在露西亚的身上,但是我却知道,他的肉棒还是没有软化,仍然深藏在露西亚的蜜穴内,而那粗壮的大龟头,则紧紧地堵着子宫口,不让精液流出,直到露西亚的子宫口自动收缩到原状为止。  我不知道人的精液是不是能和龙的卵子结合,不过在看到露西亚的小腹因为装满了精液而鼓起,如同怀孕了数月的孕妇时,我开始担心起来,如果人真的能给龙授精的话,那幺露西亚的子宫内装满了镇长儿子如此多的精液,会不会真的怀上这个死胖子的孩子呢?要是真的怀孕的话,我该叫这个孩子什幺?我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混乱。  就在我头疼无比的时候,露西亚将倒在她身上的胖子推开,轻轻向我走来,同时双手不停地在因为积存了大量精液而隆起的小腹和纤腰间摩挲揉捏,果然精液没有丝毫流出。  「对不起啦,主人,以后人家再也不敢了。」  露西亚用可怜无比的声音说着,同时用挺拔的美乳不住往我身上摩擦着。  我毫不客气的一手抓一个,狠命地揉搓起来:「哼,这次算了,再也没有下次了……不过,你的手在做什幺?」  露西亚脸上一红,轻声说道:「人家这是想早点消化这些精液啦。」  「真的吗?」真是有些奇怪,平时她吸收精液都不是这幺做的啊?  不过我也没有管那幺多,因为我已经忍不住将她转过身去,用棒子沾了沾她蜜穴外的淫水,捅进了她的菊花中了……  不过如果我知道露西亚现在心中的打算的话,我一定会跳起来杀人的。  因为露西亚现在心中正窃笑不已:  「嘻嘻,主人还真是好骗呢,第一次接受这幺多精液,人家的子宫和输卵管充满了数十亿的精子,人家这幺做只不过是想让那个胖子的精子更好的和人家的卵子结合罢了,第一次接受这幺多的灌溉,如果不尝试下怀孕的感觉,那怎幺行呢?」  露西亚一边抚摩着自己的小腹一边满怀憧憬道:「真希望有一个强壮的精子能突破人和龙之间的界限,和我结合呢……」  「露西亚你说什幺?」  「没什幺,主人,噢,插快点……」  「你这个淫妇……」                            二 国王的姦淫  两个流氓男人相对大笑。好不容易笑够了。  「老大,要不要来点余兴节目?」  指着地上的暗黑精灵。  国王也露出贼笑,「一人上一个,看谁先让对方招供?」  「你是老大,你先选吧!」  「好兄弟,那老哥就不客气了!」  于是两个流氓男人无视周围众人的奇异眼光,各抓一个女的暗黑精灵丢上床铺。脱下裤子。  「嘿兄弟,不好意思老哥的比你大一号啊」  我自认棒子尺寸已经「大」遍天下无敌手(其实是主角自恋而已,主角的棒子虽然大,比他大的有的是不过没有人会没事拿棒子互相比大小吧),没想到这个国王老大的竟然还比我稍微大一号,看来今天被他「拷问」的暗黑精灵有得爽了。  「準备好了没有?」  「READY∼GO」两根棒子同时戳入被拷问者的洞穴中,带起了一阵狂乱的淫蕩叫声。  「父王……我先迴避一下?」公主羞红了脸。  「不必,薇妮你就顺便见习一下吧!」国王扔下这幺一句让周围众女僕街满地的话。  这个国王还真的真的非常与众不同啊,不过合我脾胃!  「哇!兄弟,你行!没想到你已经把你的受刑人拷问出那幺多高潮了!」  「不然老大你以为**啥找到两个超级美女的?」  「没错,老哥我也要加油!」国王一阵狂冲猛刺,被插的暗黑精灵立刻发出高潮时的呻吟浪叫。  露西亚对这幕活春宫是看得兴高采烈;茉莉亚则是看着两个流氓男人兴致勃勃地狂操两个暗黑精灵,双颊发红,不可置信地说:「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不过一会儿功夫,国王就已经把身下的暗黑精灵给弄到几次高潮,现在那个精灵已经晕倒在地,而国王只好挺着那根肉棒四处瞧着,看还有没有合适的发洩对象。  突然间国王发现那个叫露西亚的美女正死死盯着他胯下那根肉棒,对自己肉棒,国王很是自信,不论粗度还是长度或者是硬度,在这个国家里都是属一属二的,因此当他看到露西亚望着他的肉棒时,他就知道那个美女动心了。  不过露西亚似乎是自己兄弟的女人,在没有得到兄弟允许时就动他的女人的话,会被所有人鄙视的,因此国王一时间迟疑了。不过他的手,却悄悄的在肉棒上套弄着,他想等那个美女自己上钩,这样自己就不会理亏了。  国王的想法确实没错。自从上次和那个城镇的镇长儿子经历了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之后,露西亚便想尝到更多的肉棒,虽然主人可以满足自己的需要,但是别的男人的肉棒一直刺激着她,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幺一个机会,再加之上一次灌了那幺多精液,以及后来被主人无数次灌溉,都没有成功怀孕,因此,露西亚觉得这一回,自己可以放心的再玩一次了。  露西亚一向是想到就做,看到那个国王似乎也对自己有意思,正对着自己打手枪呢。  不过看来他有顾忌啊,如果自己不主动的话,恐怕那个家伙不会主动的。  看看正在暗黑精灵身上挺动的主人,露西亚轻声说道:「对不起了主人,露露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再给你戴一次绿帽了……」  当然,正在忙碌的我没有听到露西亚的话。  露西亚向国王抛了个媚眼,然后往另一个房间走去,临走时看了看正瞧得入神的茉莉亚,看来她不会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露西亚悄悄的给那个暗黑精灵送了一点龙气过去,这样她坚持两三个时辰都没有关係。  做好了準备之后,露西亚来到了另一个房间的床上,这个国王还真是奢侈,整张床竟然是黄金做成,上面的被褥全是上等丝绸,而且露西亚还发现这个国王还真是有先见之明,房间有很好的隔音效果,看来不用担心待会儿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就在露西亚观察着房间内的装饰时,国王也悄悄的跟了进来,光着身子,挺着肚子,硬着肉棒,一脸的淫笑。  「还真是奇怪,怎幺老是碰到胖子。」露西亚自己也暗暗纳闷,上次跟自己性交的对象是个胖子,想不到这次又是,不过这次看肉棒情况,应该会比上次更爽,上次可是耗费了不少的龙气才让肉棒增大的。  「露西亚,你可真漂亮,我看就是那些神教圣女,也比不上你。」国王上来就是一阵恭维,女人嘛,都是喜欢有人讚美的,况且露西亚也确实是绝色美女。  「想不到你这胖子还真会花言巧语,我知道你在想什幺,不过没关係,我会满足你的。」对于国王的思想,露西亚早已知晓,所以她乾脆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留给她的时间不是很多,现在要抓紧时间享受。  国王本来还担心露西亚这绝色美女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弄上手,没想到现在竟然这幺容易,看来今天真是走桃花运了。  当下他也不多说话,因为露西亚此时已经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光了,蜷曲着身体躺在床上,洁白滑腻的肌肤,圆挺的一对美乳,光滑的大腿间的迷人桃源,再加上妩媚的眼神,无不是让男人喷血的艳丽景色,再加上一只手还在光洁的皮肤上轻轻滑动,国王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向床上的美人。  「露西亚,你真是太迷人了……」国王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露西亚的平坦的小腹上,他轻轻摩挲着,感受着滑腻的肌肤质感,忍不住讚歎,「好滑的皮肤,又有弹性,真是太美了……」  谁知露西亚一个侧身,翻到了床的另一边,摆脱了国王的手,「哎呀……国王大人……不要那幺急嘛……」  虽然说时间紧迫,但是露西亚可不想被国王当成一个淫妇,要知道太容易到手的东西对人来说就没什幺意思了,而且欲擒故纵一下岂不是更有情趣吗?  可惜国王可没那幺有耐性,直起上身再次朝露西亚扑了上去,双手的目标直指露西亚的一对挺拔的美乳。  「美人儿,别那幺害羞,我会让你乐上天的。」  露西亚又伸出了一条美腿,抵在了国王的胸口,嘴角微带着笑容。  「哦,不过国王大人你每天那幺多妃子需要安慰,忙得过来吗?」  国王一听,心里哪个怒啊,这露西亚不是摆明了说自己不行幺?这可是哪个男人都受不了的,尤其是被如此的美人看轻。  存心想要表现的国王一把抓住露西亚顶在自己胸口的纤细小腿,慢慢地移到自己脸上,光滑的脚掌在脸上轻轻摩挲,丝丝体香从脚趾尖散发出来,国王心中大喜,果然是绝代美女,全身毫无瑕疵,就连脚也是香的。  嘴巴一张,国王将露西亚一个幼嫩的脚指头含在嘴里,舌头在指腹上来回舔动,一会儿口水就把露西亚的脚指头全都沾湿了。  而露西亚则是第一次被人舔弄脚指头,国王那条粗糙的舌头不住的刮磨着娇嫩的脚趾,又痒又麻,让露西亚忍不住蜷着脚趾呻吟道:「唔……好痒……慢点儿……」下身的蜜穴,渐渐地湿润起来。  听着美人儿的娇吟,感受到嘴里美人儿脚趾的动作,国王知道露西亚有了感觉,很快的他就变成了一个美足爱好者,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美人儿……你的脚又美又嫩……天下少见……真是极品……」同时心中暗爽,今天有福了。  国王一根接着一根的吮吸着脚趾,不断分泌的口水顺着脚指头流到了脚板,然后国王的舌头顺流而下,来到了更为敏感的脚板。  因为很少走路的缘故,露西亚的脚板包括脚后跟,都是滑嫩滑嫩的,没有一般女人脚后跟的厚皮,国王越舔越起劲,最后乾脆将整张嘴贴上去亲吻起来,那副急色的模样让人怀疑他是一个初哥。  对于露西亚来说,国王的动作越疯狂就代表着这男人越兴奋,那幺自己呆会儿就能得到更多的爽快和精液。因此在国王吸着她的一只脚时,她的另一只脚伸向了国王的肉棒,用脚板在龟头上缓缓揉动,同时送出了一丝龙气,让原本已比较粗长的肉棒变得更为壮硕。  「嘶……」龟头突然被袭,国王爽叫了一声,脸上的肥肉都挤到了一起,看来这家伙的龟头很是敏感。  露西亚越玩越有趣,将国王的整根肉棒拨来拨去,时而用脚趾撸着包皮,时而玩弄着国王的卵蛋,像是玩着健身球,搓来揉去。  看来国王以前并没有玩过脚交,露西亚才玩了不到一会儿,他就冲动地叫了起来:「呃……不行了……美人儿……再玩下去就要射了……」  「真是没用,这幺快就射了?」  露西亚懊恼地放开了玩弄肉棒的脚,并且将另一只脚也从国王的嘴里抽了出来,柳眉轻皱,看来今天背着主人出来玩似乎是个错误,眼前的国王其实是个快枪手,还是穿好衣服回去算了。  「别……别啊……露西亚……你别走……先等一下……」  眼看着就要到手的美人儿面带轻蔑从床上爬起,并且拿起衣服穿了起来,国王急了,赶紧拦在露西亚面前,要是让美人儿就这幺走出去,不但到手的鸭子飞了,而自己的男人尊严也彻底没了,要知道是男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性能力。  「看来今天不吃药是不行的了……」  国王下了决心,趁着露西亚暂时的停住了脚步,他迅速地跑到房间的一个黄金打造的柜子旁边,打开之后,从里面的一个锦盒内拿出一粒蓝色的药丸吃了下去,就在要合上锦盒的盖子时,国王想了想,又拿了一颗药丸吃了下去。  本来,国王平时是不吃药的,只是在特殊情况下才吃药,比如在什幺节日庆典,要同时应付好几个妃子时;而今天却是一个特殊情况,谁能想到一个绝色美女用脚玩弄了自己不到十分钟,而自己竟然有早洩的倾向!  更因此让美人儿看轻自己,认为自己不行,这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自己还是一国之君,因此,国王终于使用了珍藏的壮阳药。  露西亚一看到国王拿出的药丸就知道是壮阳药,并且清楚的知道一颗药丸能让普通人多坚持一到两个时辰,不过露西亚对自己很有信心,就算国王吃两颗,在自己手下也不过多坚持一个时辰而已,不过这一个时辰,足够自己爽的了,因此露西亚将手上的衣物再次扔到一边。  吃过药丸,国王感觉到两股热流涌出,一股热流先由自己的肚子流到卵蛋和肉棒上,而另一股则涌向身体其他地方,国王顿时感觉热血沸腾,肉棒有种不得不发的冲动。  「噢啊啊……」国王如同一头发情的野狼嚎叫着扑上床去,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就只是三连击——分腿,瞄準,插入……  国王只感觉肉棒进入了一个又热又湿又紧的奇妙境地,若不是吃药的原因,光是那紧紧的包裹就能让肉棒马上喷发出来。  「哦……好紧……」  「露西亚……想不到你不仅人美……宝穴更是美啊,我干……」说着说着国王爆出了粗口。  不过露西亚对这样的冲击很是满意,想不到那种药还蛮厉害的嘛,蜜穴被大大撑开,简直是又涨又满,再加上国王不要命似的冲刺,青筋鼓鼓的肉棒不住摩擦着娇嫩敏感的蜜肉,更是让露西亚娇喘微微,修长笔直的美腿更是不由自主地缠上了国王的粗腰,以便更好的承受肉棒的冲击。  「喔……再快点……对……再深一点……」  露西亚挺着自己美好的小腹,迎合着国王的抽刺,两人的小腹相接,胯部相撞,「啪啪」肉与肉相碰的声音不绝于耳,再加上不时传来的「吱吱」水声,简直就是一首难得的淫浪交响乐。  国王看着绝色的美女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的动情模样,性慾大涨,原本扶在露西亚纤腰的双手转移到了她的一对圆润挺拔的双乳上。  「这幺美的胸部……真该好好玩玩啊……」  两根大拇指按在两颗樱桃上不住旋转磨动,而其他手指则捏着滑腻的乳肉,让丰满的玉乳不停变幻着形状。  「嗯……国王大人你可真坏……不要这幺用力……轻点捏嘛……」蓓蕾上传来的刺激让露西亚心情激动,一面喘着细气一面继续用言语挑逗国王。  看着露西亚美丽性感的双乳随着自己双手的动作变形,嫣红的蓓蕾也在摩挲之下变硬,国王揉捏搓弄的动作更加激烈起来,这样美的一个美女,光是意淫都能让人兴奋,更何况她现在正躺在自己身下被自己努力的干着!想到这里,国王只觉得肉棒似乎更硬了,身上的干劲更足了。  国王低着头看向身下交接处,只见自己的那根比平时大了几乎一倍的肉棒,在粉嫩的蜜穴中来回进出,肉棒挺进抽出间带出了一股股淫水,粉红的蜜唇紧含着粗黑的肉棒,在抽动中将已被带出的淫水阻拦在外,肉棒因此被沾湿得一片晶莹。  虽然因为凸出的肚子不能看到肉棒深入的情形,不过国王看着自己肚子上的肥肉「啪啪」地打着露西亚洁白的小腹,那种淫靡的声响和刺激的景象,让国王恨不得将露西亚整个吃进肚子。  感受着胖子越来越激烈的动作,露西亚也是慾念渐炽,她轻咬嘴唇,突然收紧美臀,紧跟着蜜穴也剧烈收缩起来,这样肉棒进出间带来的感觉就更加明显。  「喔……国王大人……使劲点……我要更强烈的……」  国王激烈抽插了这幺久的时间,现在露西亚又开始了夹吸,加上她的淫浪叫声,国王哪还能忍住,猛烈地抽送了十几下之后便狂叫着紧紧抵着露西亚的翘臀发射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狂喊:  「吼……受不了了……射了……露西亚……全射给你……」  露西亚被国王的热精射得更加兴奋起来,「好热……烫死了……啊啊……好美啊……」双腿紧勾着国王肥腰,臀部上挺,承受着男人精液的注射,子宫渐渐被又热又多的浓精注满。  国王足足射了好几十下才停止,而且射过之后肉棒丝毫未软,他从未想到过自己能如此持久的射精,更没有想到射过之后肉棒竟然还能保持硬度。  不过这样他更加性奋,因为这些精液似乎一滴不漏的全都射进了露西亚美人儿的的子宫内,他心中暗想:不知这幺多的精液能不能让露西亚这美女怀上自己的种呢?  怀着要让露西亚怀孕的伟大目标,国王将露西亚的一双美腿甲在肩膀上,臀部高高抬起,这样精液便不会倒流出来,然后肉棒又开始抽送起来,他觉得今天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他把这归结于吃了两颗药丸的原因,不过任他如何也想不到这是露西亚的龙气的催情作用。  「哦哦……国王哥哥……你插地好有力哦……噢……再进去一点……」  积存在子宫内的精液在国王的耸动中波澜起伏,露西亚感觉到另一种性趣,而且,国王这死胖子似乎和前面那个镇长的儿子不同,国王毕竟是经过教廷赐福的,因此他的精液相比普通人要更为烫热,浓度更高。露西亚暗爽的同时,又忍不住心中念叨:  「对不起了主人……露露又背着你偷人了……而且还被内射中出……不过露露真的好快乐……」  「哦……你个淫妇……夹得我好紧……好爽……我要插死你……」  国王次次深插入底,体味着龟头与柔嫩的花心的亲密接触,享受着花心深处强烈的吮吸和热度,在抽动中如同蜻蜓点水般龟头急点花心,同时棒身也不住和肉壁缠绞摩擦。  在国王的一阵剧烈冲刺下,露西亚双手攀着国王的脖子往下拉,忍不住浪呼起来,「呜……好爽……快……快吻我……」  「啧啧」两人的嘴唇刚一接触就使劲的吸吻起来,露西亚迫不及待的张开双唇,将国王粗糙的肥舌迎进小嘴内,随后小香舌热烈的随之搅动起来。  国王毫不客气地吸着送上门来的香舌,舌头在露西亚小嘴内无处不到地刮舔着,吮吸着香甜的津液,如同美味佳餚般吃进肚子。  露西亚努力的将小舌头挺进国王嘴内,将国王浑浊的口水吸进嘴里,然后吞吃下去,对于她来说,同其他男人亲吻,吃他们的口水,只是为了获取製造绿龙毒气所需要的原料罢了,当然,舌吻的快感是有,但那只是附带的享受罢了。  激烈的舌吻持续了很久,国王慢慢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开始发麻,因为露西亚强烈吮吸口水的原因,国王只顾着将口水餵进露西亚嘴里,而忘记了自己吮吸对方津液,因此口水几乎被露西亚吸乾,再加上换气困难,几乎不能呼吸。  而露西亚却还在不停吮吸,国王终于退却了,美人儿的香舌固然味道极好,但是舌头却受不了,而且几乎不能呼吸,这样就不叫享受,而是折磨了,虽然他心里很捨不得露西亚香舌的滋味。  如同上次一般,这次舌吻是以国王的失败告终。  「国王大人……不要嘛……人家还没吃够……还要……」吞吃了足够的口水之后,露西亚俏脸绯红,一双美丽的眼睛更是春水汪汪,声音也变得娇嗲起来,粉嫩的小舌头更是沿着嘴唇轻轻舔着,充满了性感。  受到露西亚如同小妖精般的诱惑,国王几乎是忍不住心里的冲动,胯下几乎停止动作的肉棒又是一阵颤抖,国王狠咬了舌头一下,暗自摇摇头,以无比的毅力放弃了再次和露西亚舌吻的打算,转而重新干起露西亚的蜜穴来。  因为身体肥胖的原因,加上长时间的扛着一双美腿,国王觉得自己的抽送动作渐渐吃力,于是他抱着露西亚的纤腰望后倒去,就这样露西亚反客为主,以女上男下的姿势坐在国王身上,两人的性器在翻动过程中仍然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喔……这样顶得好深……」  露西亚呻吟一声,确实,这种姿势能让国王的肉棒更深的顶入蜜穴,露西亚在享受的同时不禁暗骂一声:  「这些死胖子的肚子可真肥,非要坐在他们身上才能把肉棒全根吃下,真是麻烦。」言语中不胜唏嘘:还是主人的肉棒好啊!  当露西亚在以后对我说起这段话时,我狠狠地用棒子教训了这条淫蕩的母龙一顿,不过看她享受的样子,我不知道到底我是教训了她还是让她享受了一番。  露西亚很熟练地扭腰坐臀,她有时将肉棒全根提出,然后再慢慢地坐下,半瞇着媚眼细细的品嚐着肉棒每一分每一寸的味道;有时却又提臀狠狠往下坐去,将国王粗壮的肉棒齐根吃尽,然后翘臀缓缓旋转,好让大龟头在娇嫩的花心上旋磨,然后她边发出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娇吟。  国王看着露西亚的淫浪美态,尤其是她完全沉醉在享受中的俏模样,以及那声声销魂的浪叫,虽说以前的妃子也有过类似状况,不过国王却知道她们都是为了讨好自己而做出来的假象,不像露西亚,这是完全的发自本能,这是一个纯天然的淫蕩美女!  「喔喔……露西亚……我……我又要来了……」国王再次地忍不住了,屁股发癜似的往上挺。  露西亚在狠坐了数十次之后也感觉高潮将至,因此她用手撑伏在国王的胸口飞快地套弄起来:「噢……我也要……到了……」  国王双手捉着露西亚的美臀,将她整个娇躯往下压,同时屁股狠命上顶,在他的如杀猪般的吼叫声中狂射出来,「嗷……露西亚……我又……射给你了……这次一定……让你怀孕……把我的种子……全射进你子宫……」  露西亚全身剧颤,粉首后仰,子宫尽情地喷洒着卵精,并对已进入其内的龟头运起了吸字决,让国王的的喷射更持久,同时嘴里也没放弃浪叫:  「喔……射得好烫……噢……主人……露露又给你戴了顶绿帽……喔……射得好多好满……这下真的会怀孕……」  国王高潮时的嚎叫一直持续到射精完毕,不过他的嗓子几乎已经嘶哑了,看来这次的喷射他已尽了全力,因此他几乎是瘫痪似的如一滩烂泥软倒在床,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而接受了强劲内射的露西亚则带着满意的笑容揉起肚子,子宫口已经闭合,所有的热精没有跑出一滴,她现在似乎能感觉到数十亿的精子正在急切的寻找着卵子受精,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主人来了!」露西亚几乎是瞬间就穿上了衣服,同时在自己凸出的小腹施了个幻术,以便不让主人看出端倪,同时将国王连同他的衣服塞进壁橱,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在几秒内完成了。  我刚一进房间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同时看到露西亚正坐在床边,手中端着一杯美酒,这妮子怎幺今天不欣赏她一贯喜爱的淫戏了?我诧异的问道:    「露露你刚刚去哪了?怎幺没有观赏春宫戏?」  露西亚的脸上有些不自然:  「哦,我……我有点儿不舒服……想休息一下……」  奇怪了?龙一向是很少生病的啊?而且看露西亚的样子,脸红红的,不像是生病,倒像是……女性高潮时的潮红!  这头淫龙!又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发生肉体关係了!我怒了,同时也兴奋了,自从她上一次和那个死胖子之后,我也看开了,如果她自己愿意的话,我也不阻拦,不过她竟然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係!看来又得好好教训她一顿,当然,教鞭就是我的肉鞭!  看到我发怒的样子,露西亚知道自己暴露了,将胸口一对美乳贴在我身上旋磨着,一只手已是放在我硬挺的棒子上不住套弄起来。  此刻我即便是心中再有气也该没了,更何况我并不怎幺生气,因为我知道,这些母龙其实性慾都很高,让她们打打野食有时也不错,更何况,跟她们做过的男人即便不死,今后也基本上阳痿了,当然,龙使是不算的,这也算是间接为我报仇了。  我一把将露西亚扑倒在床,插蜜穴是不怎幺样的选择,我可不想碰着其他男人的精液,于是坚硬的棒子直插菊花。  「露露你这头淫龙,今天不把你偷人的过程全都说出来我就插死你!」  「主人……好大……好硬……插吧……插死露露……露露全都告诉你……」                              【全文完】